六岁儿童因被性侵新闻报道六岁儿童因被性侵感

  年近花甲的幼儿园门卫老人,在看护被害人(六周岁女童)时动邪念,将其控制在门卫室内的卫生间及床上多次对女童进行搂抱并触摸其屁股和阴部,后在幼儿园大院内仍不放过该女童而在光天化日之下继续触摸女童的屁股和阴部,导致女童阴部受损并经医院诊断为急性阴道炎。门卫老人被抓获归案后,对上述情况供认不讳,鄞州公安分局对门卫老人处以行政拘留则草草了事。如今,由于公安机关怠于履行职责未追究门卫老人的犯罪行为的刑事责任,该门卫老人已经被放出来逍遥法外。

  2015年8月27日六七点期间,犯罪嫌疑人董某某受托在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中河街道某某幼儿园门卫室内独自一人看管小女孩张某某(化名),在看管期间,董某某动了邪念,在门卫室的厕所和床上等多处及在幼儿园大院内,多次通过搂抱的方式对张某某实施猥亵,抱张某某时用手摸其屁股,并用手指触碰其阴部,后送医经诊断发现张某某外阴红肿伴随损伤并确诊为急性阴道炎。董某某被中河派出所民警抓获归案,其对上述事实供认不讳。董某某上述多次猥亵行为不仅造成张某某外阴红肿伴随外阴损伤并患急性阴道炎,且给张某某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创伤和精神打击,直至当前张某某仍然每夜噩梦中恐惧地喊着“爷爷不要、爷爷不要”等词句,白天也非常害怕见到长者。后该案由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对董某某行政拘留十五天。如今,行政拘留已经届满,董某某逍遥法外。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实施的法发〔2013〕12号文件《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第2条规定,对于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应当依法从严惩治。第25条规定,针对未成年人实施强奸、猥亵犯罪的,应当从重处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更要依法从严惩处:(1)对未成年人负有特殊职责的人员、与未成年人有共同家庭生活关系的人员、国家工作人员或者冒充国家工作人员,实施强奸、猥亵犯罪的;(4)对不满十二周岁的儿童、农村留守儿童、严重残疾或者精神智力发育迟滞的未成年人,实施强奸、猥亵犯罪的;(5)猥亵多名未成年人,或者多次实施强奸、猥亵犯罪的;(6)造成未成年被害人轻伤、怀孕、感染性病等后果的。

  上述指导意见的司法精神很明确,对于性侵害未成年人的行为应当从严处理。猥亵儿童的行为,从严的尺度就在于除了显而易见的情节显著轻微或存在可以排除犯罪的事由阻却犯罪主观方面的认定可不认为是犯罪,其他原则上应当按犯罪处理。更何况,本案中,行为人董某某的猥亵行为还造成了外阴损伤、急性阴道炎、心理创伤、精神打击等一系列重大损害后果,同时董某某作为看护张某某这样一个负有特殊职责的人员不知廉耻动邪念对一个不满十二周岁年仅六周岁的女童在门卫室的厕所、床上等地以及幼儿园大院此种公开的场合多次进行猥亵,其行为在上述指导意见中更是被确认为从重中的从严处理情节。因此,本案应当按照刑事犯罪处理,而不应定性为治安案件进行行政处罚。

  为了讲清楚本案适用法律错误,要涉及到一个命题的讨论:即猥亵儿童是应当治安处罚为还是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界限在哪里,什么样的情况可以作为一般的行政违法行为作出治安处罚即可,什么样的情况必须认定为刑事犯罪追究刑事责任。法律、法规、司法解释甚至各路论文和刊物似乎均没有对该命题有明确的说法,但综合分析全国各地尤其是浙江一带历年猥亵儿童案的行政处罚决定及刑事判决,并结合猥亵儿童罪这个罪名本身所重点倾向性保护的法益的特点以及上述四部门的指导意见,我们大约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即这两者之间的界限至少要考虑四个方面的因素:(1)是不是对被害人或其他利害关系人造成了重大的损害后果。(2)社会危害性的程度。(3)通过客观行为判断行为人是偶然兴起、临时起意还是心理扭曲,从而推断行为人的主观恶意、人身危险性以及再犯可能。(4)如果前三者难以区分,则退一步简单衡量是不是多次或多人。显而易见的是,造成了重大损害后果或社会危害性程度较高或客观行为足以判断出行为人并非偶然兴起、临时起意而是心理扭曲,行为人主观恶意、人身危险性及再犯可能比较高的情况下,或以上情况均难区分仅仅只是被害人数较多或行为次数较多,只要上述情形存在任何一种,均应当按照猥亵儿童罪处理;相反的,情节显著轻微的其他猥亵行为,才可按照治安处罚处理。事实上,此种考量,也是完全符合现代刑事政策宽严相济的原则以及罪责罚相适应的原则:公民的人身权利是公民在整个社会关系中最基本的权利,也是我国刑法分则体系中最为庞大和重要的一项权利,同时也是刑法最为重视保护的社会法益。猥亵儿童罪的犯罪客体是儿童的身心健康和人格尊严以及性权利不受侵犯的权利。在刑法分则体系下公民人身权利保护中,儿童的上述权利显然是最脆弱、最容易受到侵害的,并且儿童尚处在身心发育阶段、一旦受侵害其心理创伤是很难消除的,此种危害无法评估,因此法律理应对儿童进行最严格的特殊保护,在究竟以保护行为人利益按照治安案件处理还是保护被害人按照刑事犯罪处理的价值选择时自然要向儿童倾斜,按犯罪处理。本案公安机关对本案作出行政处罚的决定,显然严重背离了法律规定及上述司法指导意见的精神

  以下案件均只有一个被害人,猥亵方式为触摸被害人阴部甚至更轻微的情况,大部分罪犯及其律师辩护意见为情节显著轻微不应当按犯罪处理,但最终判决均为猥亵儿童罪,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并且判决已经生效:福建省德化县法院(2014)德刑初字第25号案件、上海市奉贤区法院(2014)奉刑初字第342号案件、上海市嘉定区法院(2014)嘉刑初字第1264号案件、浙江省义乌市法院(2015)金义刑初字第653号案件、浙江省奉化市法院(2015)奉刑初字第201号案件、绍兴市上虞区法院(2015)绍虞刑初字第55号案件、上海市奉贤区法院(2015)奉刑初字第176号案件、四川省威远县法院(2015)威刑初字第24号案件、山东省肥城市法院(2015)肥刑初字第100号案件、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法院(2014)温瓯刑初字第1489号案件、浙江省武义县法院(2015)金武刑初字第16号案件、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2014)浦刑初字第5640号案件、浙江省余姚市法院(2015)甬余刑初字第42号案件、四川省雷波县法院(2015)雷波刑初字第22号案件、安徽省芜湖市鸠江区法院刑一初字第00011号案件、四川省古蔺县法院(2014)古蔺刑初字第218号案件、泸州市龙马潭区法院(2014)龙马刑初字第293号案件、四川省江油市法院(2014)江油刑初字第449号案件、江苏省金坛市法院(2014)坛少刑初字第0038号案件、贵州省石阡县法院(2014)石刑初字第85号案件、江西省吉水县法院(2014)吉刑初字第212号案件、甘肃省酒泉市肃州区法院(2014)酒肃刑初字第464号案件、陕西省横山县法院(2014)横刑初字第00192号案件、甘肃省会宁县法院(2014)会刑初字第157号案件、江苏省邳州市法院(2014)邳刑初字第675号案件、广东省东莞市第二法院(2014)东二法刑初字第1314号案件、四川省洪雅县法院(2014)洪刑初字第52号案件、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邕宁区法院(2014)邕刑初字第63号案件、江西省吉水县法院(2014)吉刑初字第212号案件、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2014)浦刑初字第4884号案件、深圳市罗湖区法院(2014)深罗法刑一初字第1074号案件、贵州省贵定县法院(2014)贵刑初字第25号案件。

  即便我国司法体系中不以判例作为案件处理依据,但是上述大量同种案件的处理方式全部为追究刑事责任,且罪犯及其辩护律师认为情节轻微应当按照治安案件处理的辩护意见法院均未认定,完全说明了触摸幼女阴部的行为不应当作为治安案件仅仅行政拘留,而是应当按照猥亵儿童罪来处理。

  本案中,行为人董某如果未被追究刑事责任,则刑法惩前毖后之一般矫正的司法作用将荡然无存,刑法打击犯罪、警示后人的存在目的也将消失殆尽,在当前性侵害未成年人案件不断增多的状况下,严重不利于社会秩序稳定尤其是不利于保护儿童的利益。

  退一万步讲,本案行为人如果只是搂抱该六岁女童或者只是偶然抚摸该女童其他部位一次,则尚可勉强推定其只是出于好玩或者猎奇之心态,不去关注其社会影响倒也无可厚非;但是本案中行为人是多次猥亵、且不仅在门卫室厕所内而且还把女童强行抱到床上进行猥亵,此外在幼儿园大院这种公开场合也不放过,抚摸的部位是阴部,导致的后果是使被害人感染急性阴道炎且整日惶恐不得不作心理治疗。这充分说明行为人已经有心理扭曲之嫌疑,此种情况下如果不对其刑事处罚而是任其逍遥法外,则其作为一个幼儿园门卫还会不会对其他幼儿进行猥亵??不言而喻的结果是,再犯可能非常高!!!!所以,为了惩前毖后,为了阻击将来高概率可能发生的幼儿被性侵害之恶劣事件的发生,应当充分考虑社会效果,追究董某刑事责任。

上一篇:猫扑员工揭露猫扑内幕:骗子的发展史
下一篇:央视直播失误集锦:海霞的“新闻20婚”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每日新闻摘要-五花八门-猫扑大杂烩-猫扑网
服务热线

http://www.lyhaotuo.com

十二生肖,十二生肖平台,十二生肖官网,十二生肖开户,十二生肖注册,十二生肖投注,十二生肖登录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